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比《蒙娜丽莎》早一千年,给樊锦诗以启示,莫高窟禅定佛的迷人微笑有何寓意

2023-06-23 14:17:04 202

摘要:中华书局最新出版的《敦煌守望四十天》以第一视角记录下资深媒体人、摄影师蒋理参加“敦煌文化守望者”项目,40天“闯关”莫高窟的独特经历。活动第3天,蒋理一行人进入北魏第259窟。这座开凿于北魏太和年间的洞窟,反映出当时民族融合的特征,北壁“禅...

中华书局最新出版的《敦煌守望四十天》以第一视角记录下资深媒体人、摄影师蒋理参加“敦煌文化守望者”项目,40天“闯关”莫高窟的独特经历。

活动第3天,蒋理一行人进入北魏第259窟。这座开凿于北魏太和年间的洞窟,反映出当时民族融合的特征,北壁“禅定佛”的迷人微笑更是穿越千年给许多人以启示。

早晨的莫高窟极为安静,游客们都还没有到来,只有银白杨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。我们来到了紧邻窟区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“红房子”。未来的一个多月,它将成为守望者们在莫高窟的临时营地。

1

莫高十二关

让我先介绍一下这帮“来路复杂”的老中青侠客们:王实,耶鲁大学艺术史、考古双专业在读学生;崔新宇,知名文化博主;杨翻,四川文化产业学院书画教师;张春晓,暨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;铁锚,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师、德国帕德博恩孔子学院首任中方院长;郭睿婷,布朗大学和罗德岛设计学院联合项目二年级学生;蔡一晨,中国美术学院在读博士;梁益嘉,剑桥英语面试官;徐赟,深圳某互联网大厂数字化战略顾问;以及在下,一个年过不惑的“少年”。

成为莫高窟讲解员

老中青侠客们面对的是由12个不同时期开凿的洞窟所组成的“莫高十二关”。我们将在导师的指点之下,按时间顺序依次学习12个洞窟,苦练内外功夫,通过考核,才可以解锁下一关;而在通过全部十二关之后,还需要经受住敦煌研究院派出的“超级高手”的终极考验,才可以拿到那把“至高无上”的钥匙——它可以打开莫高窟所有的普通开放性洞窟。

我们的总教头刘文山老师长相斯文,气质儒雅,皮肤白皙,基本不具有典型西北人特征,我暗地赠送他一个绰号“敦煌儒侠”。刘老师此番面对的显然是个并不轻松的任务,因为“带艺投师”是把双刃剑,融会贯通或许新意迭出,但运用不当可能就会“走火入魔”。于是“人狠话不多”的儒侠,在认真强调了莫高窟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之后,争分夺秒地带着我们进窟修炼去了。

2

太和风云

莫高窟259窟“二佛并坐”。佛像身上的袈裟紧贴躯体,呈现出典型的“曹衣出水”风格。

朝堂之上,将来以改革闻名后世的魏孝文帝端坐宝座,但还只是稚嫩君主,真正属于他的时代尚未到来。在他一旁临朝听政的,是真正掌握这个国家权力的政治强人冯太后。面对连年征战、国库空虚、豪强兼并土地、难民流离失所等诸多棘手问题,冯太后与孝文帝一道颁下了旨意,启动了影响深远的“太和改制”。

当时北魏的皇族亲贵都尊称这种特殊的朝堂形态为“二圣临朝”。而此时“二佛并坐”主题的雕像大量出现在北魏皇家开凿的云冈石窟里,其影响也波及了远在边陲的莫高窟。259窟西壁主龛当中的这组“二佛并坐”,或许就是对当时北魏庙堂的某种喻示。

云冈石窟中的二佛并坐雕像。云冈石窟所在的大同当时是北魏的都城,因此这里有更多隐喻“二圣临朝”现象的佛像。(来自图虫)

当我们从时代风云当中抽离出来,重新从佛教洞窟的视角去审视时,又发现“二佛并坐”这一莫高窟塑像中并不多见的题材,自有其佛教渊源。刘老师告诉我们,这样的造型主要源于《法华经》中一个极具文学性的故事。

佛经中记载,某天释迦牟尼正在灵鹫山宣讲《法华经》奥义,说到异常精妙处,道场前方的地面忽然裂开,随即涌出一座流光溢彩的七宝塔。众弟子不解其故,释迦牟尼便解释道:在很久之前曾有一位多宝佛,特别擅讲《法华经》,在他涅槃之际,发下了誓愿,如果未来有人讲《法华经》跟他一样精妙的话,他将现身为证。弟子们一听塔中竟有古佛,纷纷想要一睹真容。于是释迦牟尼以指尖触动塔身,塔门缓缓打开,多宝佛端坐其中。多宝佛让出一半宝座,邀请释迦牟尼进入塔中。宝塔随即升入虚空,二佛并坐,继续为众生宣讲《法华经》。

《法华经》(佛教十三经)

听到这里,我不禁感慨万千,这就是莫高窟的神奇,仅仅是两尊一言不发的塑像,就能够让我们看见那些庙堂之上、佛国之中的风起云涌和山崩地裂。

3

“木骨泥塑”和“曹衣出水”

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陈列中心展出的“木骨泥塑”的制作工艺和流程。

此时,佛身上的袈裟的塑造风格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它们看起来紧贴身体,似乎刚从水中捞起来,直接穿在身上一样,身体的曲线因此隐约地透露出来。刘老师解释说这种风格来自古印度北部地区。但由于宋代郭若虚的《图画见闻志》中依据北齐画家曹仲达的画作,将这种艺术风格称为“曹衣出水”,后世便将这种说法沿袭了下来,即便259窟开凿的时间远早于曹仲达生活的年代。

4

阙形佛龛

莫高窟259窟是北魏时期的代表洞窟之一。西壁的佛龛当中是莫高窟并不多见的“二佛并坐”塑像,两侧的菩萨面带浅笑,腰系羊肠裙,带有强烈的西域风格;北壁上层的阙形龛中是交脚状和思维状的弥勒菩萨像,下层则塑有佛说法像、倚坐像和禅定像。图中的汉字“二四二”即为张大千当年所编洞窟号。(吴健2003年摄)

在洞窟北壁上层,开出了三个与众不同的佛龛。它们被修筑成了中国传统建筑“阙”的样子。这种阙形龛是莫高窟所独有的,别的石窟寺当中从未出现。其实对于“阙”我一点都不陌生,在我的老家四川,保留了许多造型古朴的汉阙。作为一种礼仪建筑,阙大量出现在宫殿、神道、祠堂等处,是地位与身份的象征。同时,它也经常出现在脍炙人口的诗词当中。比如王勃的“城阙辅三秦,风烟望五津”,李白的“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”,苏轼的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”,分别说的就是城阙、陵阙和宫阙。

在259窟,阙被用来代表佛经中所说的“兜率天宫”,弥勒菩萨在此修行。他身着天衣,头戴宝冠,或双脚自然交叉呈交脚坐,或左脚下垂右手扶颊呈思考状,正等待觉悟成佛——宗教中所谓的“佛”或“佛陀”,就是觉悟者的意思。那时候的世界将成为“理想国土”,庄稼一种七收,树上长出衣服,人的寿命可达八万岁,无灾无难。北魏连年征战,百姓生活贫苦,弥勒修行的兜率天宫以及未来的“人间净土”,正给了人民一点脱离苦海的微茫希望和巨大吸引。

我很好奇这里的弥勒为什么不是经常在寺庙中见到的那个“大肚能容、笑口常开”的形象,于是一番查询,发现原来这才是弥勒的“本来面目”,而我印象中那个笑容可掬的欢喜样子,则是随着佛教的本土化发展,在融合了五代时期高僧契此的模样后逐渐创造出来的。那时的契此和尚常常手持布袋乞食,口中则喃喃自语:“弥勒真弥勒,分身千百亿。时时示时人,时人自不识。”

5

禅定佛的微笑

莫高窟259窟禅定佛塑像。塑像除了左腿略有残破外,整体保存较好。禅定佛结跏趺坐,双手呈禅定印,脸上露出迷人的禅悦微笑。(吴健2003年摄)

259窟北壁中层圆券佛龛中塑出的多身“禅定佛”就反映了这一潮流。其中位于东侧的禅定佛最为著名。这身塑像整体保存良好,面部圆润,双眼下视,鼻翼微隆,嘴角轻翘,双唇如弯月,露出一种看似平淡却又隽永的微笑。这正表现出修行者摒弃了一切干扰,进入了至高的“禅悦”境界。从这一抹微笑当中,我似乎看到了禅定者心中那片光明之海。

刘老师说,不少欧洲游客很喜欢将这尊禅定佛称为“东方的蒙娜丽莎”,其实这迷人的微笑比之达·芬奇的名作,要早了一千多年。

被称为“敦煌的女儿”的敦煌研究院前院长樊锦诗,也特别钟情这尊佛像。樊奶奶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莫高窟,在这里生活了50多年,经历了水土不服、物资匮乏、两地分居、特殊时期等无数的苦难,但从未离开,为莫高窟的保护和研究奉献了一生。在来敦煌之前,我读过她的自传《我心归处是敦煌》,她在书中说到,每到退无可退的时候,总会想起259窟的这尊禅定佛,“他的笑容就是一种启示”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这微笑给了樊奶奶在大漠当中坚持下去的勇气。我想,这也许正是艺术内蕴的美、爱、希望与力量,带给每个生命个体的那种微妙而强大的心灵援助力量吧。

(本文摘自《敦煌守望四十天》,原标题为《第三天 | 北魏259窟:最美禅定佛》)

四十天亲历现场,百余图完美再现

跟随“守望者”遇见梦想中的敦煌

《敦煌守望四十天》蒋理 著简体横排32开 平装978-7-101-15738-358.00元作者以四十天守望敦煌的独特经历、超出一般旅行者的深广视角,深入浅出地展示了璀璨、多元、神秘,但又与你我相关联的敦煌。在此文化之旅中,我们得以窥见壁画和彩塑背后那些神佛、帝王、英雄、凡人的故事,揭开众多洞窟的神秘面纱,领略窟顶治沙、洞窟数字化采集、壁画修复等绝技,感受莫高窟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,真正学会欣赏敦煌之美。

跟着三侠闯敦煌

《敦煌守望四十天》新书发布会

时间:2022年9月11日14:00-15:30

地点: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甪直古镇光影墅

嘉宾:葛剑雄 复旦大学文科特聘资深教授,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

杨秀清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

蒋 理 《敦煌守望四十天》作者

主持:贾雪飞 中华书局上海聚珍公司副总经理

直播:中华书局视频号、百家号、抖音、哔哩哔哩、微博等多平台同步直播

扫码预约直播间(统筹:一北;编辑:思岐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